88老虎导航
商贸投资当前位置:888真人娱乐主页 > 商贸投资 >
贷款怎么还?滞留外地谁出钱?商事活动法律问
发布时间:2020-05-09 17:27 文章来源:888真人娱乐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本市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上海法网”网站、App和微信小程序,开通24小时在线咨询,就疫情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向市民提供法律咨询。

  针对市民咨询较为集中的相关法律问题,市与市律师协会组织专业人员、律师经过梳理、研究,继2月份发布了合同履行篇、劳动关系篇两份法律问答之后,又形成了其他系列法律问答,将继续分期发布,供大家在处理相关纠纷时参考。

  :《合同法》第十条,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法律、行规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第十一条,书面形式是指合同书、信件和数据电文(包括电报、电传、传真、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

  据此,电子合同属于书面合同的一种,因此订立传统的书面合同所需的成立及生效要件,同样适用于电子合同。

  其中,关于合同的签署可使用电子签名,根据《电子签名法》第十三、十四条,可靠的电子签名与手写签名或者盖章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电子签名法》第,民事活动中的合同或者其他文件、单证等文书,当事人可以约定使用或者不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

  当事人约定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文书,不得仅因为其采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形式而否定其法律效力。

  :合同一方应保留电子合同原件。根据《电子签名法》第五条,数据电文的原件形式要求为:能够有效地表现所载内容并可供随时调取查用;且能够可靠地自最终形成时起,内容保持完整、未被更改。

  此外,在电子合同的签订、履行过程中所涉及的聊天记录、往来邮件、通话录音、银行转账记录、收发货物记录等也可以印证该合同内容的信息,也可以视情况作为材料提供。

  :《网络安全法》第十条,建设、运营网络或者通过网络提供服务,应当依照法律、行规的和国家标准的强制性要求,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保障网络安全、稳定运行,有效应对网络安全事件,防范网络违法犯罪活动,网络数据的完整性、保密性和可用性。

  《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远程办公平台,应当依照法律、行规的和国家标准的强制性要求,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保障网络安全、稳定运行。

  若平台未能按关要求提供安全稳定的网络运营,因此导致用户损失的,用户有权要求平台承担侵权责任或结合用户协议中的责任约定要求平台承担违约责任。

  :《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最高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加强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三明确,“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加强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五明确,“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暂时受困的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鼓励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完善续贷政策安排、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三)明确,“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四)明确,“对因感染新型肺炎住院治疗或隔离人员、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以及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金融机构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感染新型肺炎的个人创业贷款可展期一年,继续享受财政贴息支持”。

  监管部门出具的上述政策,实质上是依据情势变更规则及公平原则对金融机构作出的具体行政指导,但该等行政指导仅具有指导和作用,并不会直接对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合同产生强制性效力,也无法作为法院审理具体案件的法律依据。但负有社会公共责任的金融机构一般还是会尊重该等指导意见,并按照指导给予债务人一定的支持。债务人可就此与金融机构积极协商、沟通。

  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一般而言,给付义务不会被纳入事实履行不能的范畴。债务人以不可抗力为由请求直接免除全部或部分给付义务的,难以获院的支持。此外,随着电子支付方式的普及,疫情通常不属于因客观原因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的障碍。因此,一般情况下,债务人主张因疫情导致迟延支付,从而主张减免延迟履约的违约责任,例如逾期罚息等,很难得到法院的支持。

  为更好发挥金融对疫情防控工作和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加强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20〕10号)第,“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

  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银发〔2020〕29号)第一条,“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影响。……对因感染新型肺炎住院治疗或隔离人员、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以及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金融机构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感染新型肺炎的个人创业贷款可展期一年,继续享受财政贴息支持”。

  :《中华人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四条,“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下列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一)不可抗力;……(五)其他导致人不能行使请求权的障碍。自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满六个月,诉讼时效期间届满”。

  《最高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一条,“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法律后果”。

  国务院办公厅公布的《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第一条,“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起正常上班”。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关于做好春节假期后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第一条,“各类金融机构及金融基础设施相关机构,自2020年2月3日起正常上班”。

  对于当事人约定的期限而言,营业日为融资合同中常见的计算方式,而根据上述来看,自2月3日起即为营业日。在融资合同对“营业日”未作其他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当地要求延迟复工的期间无法对抗“营业日”的认定。换言之,即使借款人处于延迟复工期内,如融资合同约定款项到期日为2020年1月31日(如遇节假日,到期日应顺延至下一个营业日)的,借款人仍应于2月3日支付款项,否则将构成违约。

  需特别提示的是,如借款人位于湖北地区的,则营业日应自2月14日起算(经国务院批准,湖北省2020年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13日,2月14日起正常上班)。

  对于期间而言,疫情仅在较特殊的情况下构成不可抗力或其他障碍导致债权人不能行使请求权,例如当事人因疫情住院或被隔离。但鉴于目前大多数法院均采用网络等快捷方式进行立案,充分保障了当事人在疫情防控期间的诉讼时效利益,除上述特殊情况外,当事人依据疫情主张诉讼时效中止的,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不大。

  疫情是否构成融资类合同中惯常约定的“重大不利影响”事件, 融资提供方是否有权据此撤销融资额度或者要求客户强制提前还款?:《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第一百一十七条,“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本法所称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第二百零,“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借款用途使用借款的,贷款人可以停止发放借款、提前收回借款或者解除合同”。

  《上海市高级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依法防控疫情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指导意见》第六条,“对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引发的金融借款纠纷,依法审慎审查金融机构提出的借款提前到期、单方解除合同等主张,促进金融机构以展期续贷、分期还款协议等方式协商解决纠纷,努力降低企业融资、解纷成本”。

  尽管目前多数法院都将疫情认定为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但疫情并不当然构成融资合同项下的重大不利影响。融资提供方需举证证明债务人的重大不利变化与疫情存在关系,且该等重大不利变化导致了债务人履约能力,举证难度较大。加之各地司法指导意见多强调“协商解决纠纷、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融资提供方如以疫情构成融资合同项下的 “重大不利影响”为由主张撤销融资额度或提前还款,该等请求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较低。

  因疫情期间被困国外的游客,或因疫情产生额外归国费用的游客,是否可以要求旅行社承担相应的费用?:《旅游法》第六十七条,因不可抗力或者旅行社、履行辅助人已尽合理注意义务仍不能避免的事件,影响旅程的,按照下列情形处理:……(三)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行社应当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因此支出的费用,由旅行社与旅游者分担。(四)造成旅游者滞留的,旅行社应当采取相应的安置措施。因此增加的食宿费用,由旅游者承担;增加的返程费用,由旅行社与旅游者分担。

  据此,因疫情出现滞留情况时,如果合同对于因滞留产生的费用有相关约定的,按照合同约定负担;没有约定的,因滞留增加的住宿、餐饮等费用需由旅游者自行负担,增加的返程费用则由旅行社与旅游者分担。

  第四十四条第三款,景区内的核心游览项目因故暂停向旅游者或者停止提供服务的,应当公示并相应减少收费。

  因此,疫情结束之初,有些景区由于接待条件尚不能满足全面的要求,或者出于景区内相关生态的需要,而暂时关闭部分区域或者相关核心游览项目的,有其合,但应降低相应的门票价格,并事先予以公示。对于有关景区出现上述情形,但未作价格临时调整并予公示的,游客可向当地旅游主管部门投诉。

  :首先需要考量该涉外合同所约定的法律适用是中国法还是外国法。如果约定适用中国法,则需要具体考量该合同的履行是否确实因为疫情出现了履约困难。具体而言,首先看合同中是否有关于出现疫情如何处理的特别约定,若无此类约定则可考虑是否属于关于不可抗力和情势变更的情形。

  关于不可抗力,《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的,依照其。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

  关于情势变更,《最高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由上可知,不可抗力主要是指因为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导致合同无法实际履行的情况下,当事人可以依法提起不可抗力的主张,要求免除全部或部分合同责任;情势变更主要是指因为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导致继续履行合同会造成明显不公平,或实质上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当事人可以请求法院(或仲裁机构)裁判变更或解除合同。

  因此,合同当事人需要考虑的是,在签约时,疫情是否不可预见;在目前情况下,疫情及其防控措施造成的履约困难是否是无法避免和克服的,是否完全没有其他的替代方案;疫情及其防控措施与合同的履行困难之间是否存在直接的关系。如果这些条件都满足,那么由于疫情造成的迟延履行、部分不能履行或其他违约情况,当事人可以以不可抗力为由主张相应免责。

  需要注意的是,并非只要有疫情及其防控措施的因素,就一定构成不可抗力下的免责。即使存在疫情影响,当事人还是应当尽可能寻找替代方案或迟延措施,尽量减少疫情给合同履行带来的影响,尽到积极谨慎的义务,不能以“一刀切”的心态做“甩手掌柜”。因为《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一条明确,“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

  也就是说,即使存在疫情及其防控措施造成的履约障碍,相应当事人也需要做好留存、及时通知和尽可能减轻损失等工作。

  此外,关于“免责”具体表现形式,在司法实践中,有些表现为合同义务履行免除或调整,有些表现为违约责任的免除或调整,根据具体情况有所不同。

  因为疫情的缘故,原本准备在2020年春末夏初举办大型活动,现在无法预知届时是否仍处在疫情防控阶段,但前期的招商、筹资、采购和策展工作难以实际开展,对此是否可以理解为不可抗力?合同当事人应该怎么处理?:首先,判断目前的前期准备工作是否直接影响到后续正式活动能否按期举办。换句话说,是否目前的前期工作不能开展,会直接导致后续正式活动不能举办或不能如期如约举办。

  如果前期工作对正式活动的举办具有直接、不可替代的决定作用,则有可能构成不可抗力的情形;但如果前期工作的困难还不足以导致正式活动无法举办,或即使举办也不可能实现原来约定的合同目的,则恐怕难以认定为不可抗力。

  其次,当事人尽快积极与正式活动的合作方进行沟通。以书面形式明确罗列目前疫情及防控措施造成前期准备工作无法进行的事实情况,并说明会对正式活动造成的实际影响,同时共同协商延期、变更或取消等一系列解决方案,并做好沟通协商过程的书面备忘录留存。

  简言之,题述问题的特点是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是因为对事实情况了解有限而存在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是疫情及防控措施发展变化而造成的不确定性。

  在此情况下,当事人既要做好收集和留存,也要积极做好协商工作,特别是有必要强调因为不确定性造成的法律风险对于合同双方都会存在的,所以尽可能通过协商达成妥当的处理方案。

  疫情发生之前双方已有合作意向,准备在2020年初签署正式合同,但发生疫情后一方改变了想法,不愿意再签正式合同,另一方是否可以起诉?:题述问题可能涉及两种情况,一种是已经缔结预约合同而履行所产生的违约责任,另一种是虽未缔约但因侵害另一方信赖利益所产生的缔约责任。

  首先,分析违约责任的情况,此时需要考量两点:一是疫情发生前双方是否已经缔结了法律意义上具有约束力的合同;二是如果双方已经缔结合同(包括预约合同或框架合同等),则疫情的发生是否导致正式合同无法签订。

  第一,如果疫情发生之前,双方已经签署了正式书面合同,或虽未书面签约但以口头或其它留有记录方式达成合意,甚至已经开始着手履行,则视情况可能有理由认为双方已经对于合作事项达成合意,成立法律上对双方具有约束力的合同。

  但若双方仅是初步洽谈,对于具体的合作主体、合作内容、合作方式等合同赖以成立的基本要素没有达成一致,则可能不能认为双方缔结了合同。或虽有一方明确作出了要约,包含了合同主体、合作内容及方式等信息,但另一方没有明确表示承诺,则也不视为成立合同。在此情况下,不能认为对方签约的行为构成违约。

  第二,如果疫情及其防控措施确实导致双方预约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或确实无法履行,则可能构成不可抗力的适用。在此情况下,即使签署正式合同,如没有办法实际履行,则守约方起诉的现实意义有限。但如果违约方只以疫情为由不愿意签署正式合同,或虽然疫情造成了一些影响,但不足以导致合同无法履行,则守约方根据预约合同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或由此造成的实际损失起诉,于法有据。

  其次,分析缔约责任的情况。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的,“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一)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三)有其他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根据题述问题的表述,可以考量对方是否确实具有缔约诚意,还是仅仅缔约恶意磋商,或是否存在隐瞒、虚假提供与签署正式合同重要相关的情况,或其他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如果确有此情况,当事人还需要考量自身因此产生的损失,并做好取证工作。在对方确实有悖诚信原则,且已方确实产生实际损失,可在充分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起诉。但提请注意的是,实践中缔约之诉的起诉方举证往往并不容易,起诉前做好的收集和准备工作。

上一篇:丨李安安、张仪昭:结构化商事交易中的“客体

下一篇:2022网站排名大全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商贸要闻| 商贸政策| 商贸投资| 商事法律|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开心购物888真人娱乐 联系人:周经理 电话:86-516-86601475 传真:86-516-81547891 地址:江苏省邳州市青年路延长段
版全所有:江苏888真人娱乐商贸股份有限公司